這幾年使用 Linux 當一般作業系統的感受

  1. 1. 作業系統
  2. 2. 桌面環境
  3. 3. 開發工具
  4. 4. 硬體支援
  5. 5. 軟體
  6. 6. 遊戲
  7. 7. 最後說一點 Mac
  8. 8. 結論

banner

上圖是我的 Linux 現在的樣子:

  • 發行版:Manjaro Linux
  • 桌面環境:KDE 5 Plasma
  • 佈景:Maia Theme

Linux 在我大學期間就開始嘗試拿來作為一般的作業系統使用,但那段期間其實一直都在 Windows 跟 Linux 之間切換(你知道的,遊戲),後來這兩年開始固定用 Linux,工作時用 Mac,基本上已經沒怎麼碰 Windows 了。

當然,這個過程並沒有讓我成為什麼 Linux 大師,我也沒有這個打算,只是嘗試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而已。前一陣子看到這篇文章後覺得很有趣,於是決定也來寫篇自己的經歷以及感受。以下我會將這篇文章分成數個大項目來做探討。

裏面一些資訊可能與印象有所不同,請見諒。

作業系統

我第一個用的 Linux 發行版是 Ubuntu 7.10,當時 Compiz Fusion 這個桌面特效大補帖的相關影片出現時小紅了一陣子,我也是在那時候知道 Linux 以及其中的 Ubuntu。我已經忘記當時看到的影片是哪個了,不過就是如下面的影片所呈現的那樣。

那段期間打開 Ubuntu 之後,也不過就是玩一玩特效、隨便打幾個指令、開 Firefox 晃一下就切回去玩遊戲了,沒辦法,這就是 Windows 最大的優勢。

到大二的時候,原本的電腦寄回老家,我再另外買一台基本配備的套裝主機,那時候 Vista 剛推出,而我也不疑有他直接用預設的。

誰知道這正是噩夢的開始。

當時那台主機記憶體只有 1GB,但光 Vista 本身居然就吃了 70% ~ 80% 的記憶體,隨便晃個滑鼠、開個視窗,記憶體要過 90% 都不是問題。在這情況下,這作業系統根本是沒辦法用的,不只吃記憶體,而且極端的不穩定,雖然後來多插了記憶體以及幾次系統更新後症狀逐漸減輕,但從那時候開始,我在空閒時折騰 Ubuntu 的次數反而大幅增加了。

比起 Vista,Ubuntu 裝上之後記憶體只吃了 20% ~ 30% 左右,開特效也沒有什麼大問題,但自從 8.04、8.10 版本推出之後,問題也開始多了。我還蠻執著於軟體什麼都要到最新版才行,所以新版本推出之後我也就升級了,但版本上到 8 之後,一切都不那麼美好了。半年一次的版本升級基本上就是個災難,直接升級的後果會讓 Ubuntu 有一堆奇奇怪怪的問題,與其花時間找方法解決這些問題,直接用新版重灌取代升級反而是最好的方法;當然,如果只要半年重灌一次就可以解決那到還好,怎樣都不會比我重灌 Vista 的次數多。但 Ubuntu 的軟體、library 版本不上不下,也稱不上穩定,在系統更新個幾次之後又開始有奇怪的問題了。

那時 Ubuntu 給我的感受是:我有的問題別人不一定有,別人有的問題我基本上都會有,但別人提供的解決方式起碼有一半在我這邊行不通。

拜這所賜,當時我覺得我的 Google 搜尋能力得到了提升,而主打一般人也能使用的 Linux 反而變得很常與指令、系統 config 打交道。所以想學好 Linux 基礎的話,去被 Ubuntu 惡整搞不好是最快的方式,這是我折騰到後面的感想。也因為如此,在我心目中最穩定的 Ubuntu 版本是 7.10(當然我也不算是很頻繁的用他),而在架伺服器時,我通常會先考慮 CentOSScientific Linux,Ubuntu Server 反而不會是我優先考慮的發行版。

後來有次在 Ubuntu 上當一次機之後,每重開機一次就有某個系統設定或某個軟體設定被初始化,重開越多次,就會越像系統剛裝好的樣子。在那場悲劇之後,一怒之下我就跳槽到 ArchLinux 了。

在此掛上 8.10 的桌布來紀念那段日子(這也是歷來 Ubuntu 版本裡,我最喜歡的預設桌布)

當時看到這篇 ArchLinux 推廣教學文時就一直考慮要換,看了幾次教學文以及搜尋其他教學文章跟 VM 練習之後才下定了決心。要知道,那時候智慧型手機還沒有推出,手機上網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所以當時我把過程抄在紙上後,燒了光碟就開始弄了。當時的安裝過程就跟那篇推廣文的內容差不多,有基本的引導流程,所以沒有很大的麻煩(其實我不小心把 D 槽給格式化了)。

ArchLinux 裝完後問題其實也不少,但有很完整的 Wiki 在,基本上都是可以解決的事,就算要額外搜尋,也不太會有別人的解決方式我行不通的情形發生,雖然安裝過程麻煩了一些,但重灌的次數少了非常多。話雖如此,ArchLinux 的開發者卻覺得應該要提高安裝的難度,所以新版連基本的安裝導引都拿掉了,你得從頭到尾打指令才行。

第一次重灌時覺得算了,反正久久才會重灌一次,等到那個「久久」的時刻真的來臨時,我反而沒什麼耐心再搞安裝了。在這之前有搜尋過 ArchLinux 的衍生版,其中 Chakra 以及 Manjaro Linux 是比較常看到有在討論的,安裝上也比較方便,在試了幾次 Chakra 都無法安裝成功後,我選擇了後者直到現在。

桌面環境

Linux 的桌面環境基本上就是 Gnome 跟 KDE 這兩個為大宗,前者基於 GTK,後者基於 Qt,一個是以 Mac 桌面環境為參考,一個是以 Windows 為參考;在版本前進到 Gnome 3 以及 KDE 4 之後,兩者都開始走出屬於自己的路了。

當時 Ubuntu 是以 Gnome 2 為預設環境,8.10 以前是以淺色為基調

來源:Softpedia

基本上看起來就是很無聊的樣子,到 9.04 時換成深色佈景,質感提升了不少。

來源:Softpedia

但對我來說他還是有個問題 ― 他很好看,但不耐看,看了差不多三個月之後就看膩了。在那段期間,除了折騰系統上的問題之外,我還深深陷入了更換佈景及調整桌面配置的過程中;只要在 RSS 上看到有什麼 Gnome 佈景推荐的文章,或是像 GNOME-LOOK.ORG 之類的網站看有什麼不錯的佈景,我就會抓下來試一試。

這些佈景在試用後的感想是:深色系的普遍都不好看也不耐看,淺色系的有些雖不好看但還算耐看。

而那時在我的作業系統上留最久的佈景應該是 Bamboo Zen

來源:GNOME-LOOK.ORG

當時有一部份 Gnome 的淺色系佈景很喜歡打上一種噱頭:像 Mac 一樣。我不懂為什麼很多人想要讓作業系統看起來「像 Mac 一樣」,但他真的發生了。他們把色彩調成淺銀色或銀白色,加上點光澤,換掉圖標(我覺得在這當中最可憐的是 Firefox,因為他常被迫換上 Safari 的圖標),一個 Mac Like 介面就誕生了。在這段期間,最嚴重的莫過於誕生了 Pear OS 這個發行版。

來源:Softpedia

不論這些像 Mac 一樣的佈景有多麼強調這件事,他們唯一不會跟你講的就是:「當你裝好之後,切記!盯著桌面看就好,不要做任何事,不要打開任何東西。」,因為隨便點開一個視窗就徹底破功了。這種事在 Android 上也在發生,只是模仿對象變成了 iOS。

不過 Pear OS 已經收掉了,目前的 Mac Like 發行版變成 GMac Linux

至於 Ubuntu 自己的 Unity 介面我就不知道要說啥了…

鏡頭切到 KDE 這邊,當時 KDE 3 我覺得沒什麼特色,完全沒有想用的慾望;但是當 KDE 4 推出之後,整個感受都不一樣了,不僅好看,而且耐看。在那之後推出的 Windows 7 更被調侃是「抄襲 KDE 4」,而後來 KDE 也很不客氣的把 Windows 7 上一些特色給抄了過來(比如拖拉標題到邊邊讓他佔半個螢幕)。所以在我跳槽到 ArchLinux 時,我也改用 KDE 作為我的桌面環境。

這是當時的樣子:ArchLinux + KDE 4

KDE 好看歸好看,但還是得說,他從來沒有穩定過。並不是說用到一半就會全面崩潰之類的(早期倒是很頻繁),但總是會東壞一點西壞一點,雖不影響正常使用,但總是有疙瘩。

後來 KDE 5 Plasma 推出,整體而言又更上了一層,但還是一樣,他從來沒有真正穩定過,至少現在問題已經少非常多了。

這是 KDE 5 Plasma 的預設佈景

有一個主打 Material Design 的桌面環境 Papyros 還在開發中,等穩定的時候再來試試看。

來源:YouTube

題外話:如果想要找個節省資源的桌面環境,比起 Xfce,我會比較推荐 LXQt,至於其他一些比較硬派的桌面環境,我的興趣就不大了。

開發工具

一開始把玩過一下 Emacs,後來在 Vim 上使用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然而最終我還是沒能掌握那一堆快捷鍵以及指令的精髓,要是逼我使用 60% 鍵盤,我大概會瘋掉。那時大學時學的語言還是以 Java 為主,所以 Eclipse 等 IDE 還是比較常使用的,曾經看過一名同學在 Eclipse 上用快捷鍵用得嚇嚇叫,讓我十分佩服,雖然最後他被當了。

工作之後開始使用 Mac 跟 Sublime Text,在開發 web 挺方便,缺點是在 Linux 底下無法打中文,不管打什麼補丁、用什麼方法都不管用,不過當時也沒有比較好的替代品,所以在 Linux 底下還是只能將就。之後 Atom 推出 Beta 測試,不算上他用起來像 Alpha 這件事,光是能好好打中文就謝天謝地了,在推出測試之後就立馬換上。再之後推出正式版時,Visual Studio Code 推出了,這編輯器在使用上感覺比 Atom 舒服不少,所以在試用一陣子之後就又換了。將來會不會又想跳哪個編輯器我也不知道,不過 Spacemacs 頗讓我感興趣的,前提是我有沒有心想記那一堆快捷鍵…

硬體支援

顯卡就是挑 NVIDIA,驅動在 Linux 上的支援度比 AMD 好太多太多了。一些小東西比如無線網卡之類的,不要挑功能太多或看起來好像很高檔的,不然就算有幸找到支援的驅動,在抓取硬體時很可能也會是這次有抓到,但下次就不一定了。

軟體

如同 Gnome 與 KDE 之爭一樣,軟體開發的 GUI Library 也是以 GTK 跟 Qt 為主流,少部份會用 Tcl/Tk 之類的東西。不過不論是用哪種 Library,最困難的一點莫過於跨平台這件事,基本上有跨平台又好用的軟體少之又少,而在跨平台之中,每個都能有一樣的使用體驗更是難上加難。

一些像 KritaBlenderLibreOffice 之類的軟體都能在三個作業系統上有不錯的體驗,而 GIMPMyPaint 在 Windows 及 Mac 平台上有時會因為編譯問題而延遲發佈,穩定性也稍微低一點,至於 Inkscape…他連在 Linux 上都不一定穩定了。誠心建議,如果想在非 Linux 平台使用 GIMPInkscape 的話,可到這個網站下載另外編譯打包好的版本,執行起來相對穩定許多。

而有些企業會突然宣佈產品支援 Linux,比如 Xara Xtreme,在宣佈支援的時候可是歡騰了一小陣子,畢竟除了 Inkscape 外沒有什麼強大的替代品可供挑選,然而在更新幾個小版本後就已經沒有任何維護了;要不然就是像 Foxit Reader 那樣,維持最低限度的更新。

圖片來源:Xara Xtreme

在這幾年裡,Electron 開始流行,很多服務開始用「包著網頁當軟體」的方式來實現跨平台,如果打一開始就這樣推出的話到不是什麼問題,但如果是中途變更可能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比如像 Linux 上的 Skype,簡直就像是半個僵屍一般,在 Linux 上破破爛爛的,當 Windows 跟 Mac 都換上新介面的時候,只有 Linux 版在被收購那一陣子換上微軟大大所有、加上微軟帳號登入後就不再有任何更新,不論官方論壇上的人有多憤怒,聽不到就是聽不到。

然而前幾天微軟突然發佈一個好消息,宣佈 Linux 版 Skype 重新製作的 Alpha 版測試,這基本上就是個大消息,之前他在表面上說自己有多麼積極擁抱 Linux 的時候,Linux 版的 Skype 默默的躺在一邊啜泣,而現在卻又重獲關注,多麼棒的消息!

Skype 的 GUI 是基於 Qt,但是在裝上 Alpha 版之後發現,怎麼捨棄了 Qt 用上 GTK 了?打開後的直覺是這應該是 Electron 打包的(Electron 基於 Chromium,Chromium 基於 GTK),Reddit 以及一些文章也有提到這件事;雖然 Visual Studio Code 也是 Electron 打包的,用起來也不錯,但 Skype 這種作法實在是太忽悠人,畢竟有四五年沒有任何更新。尤其在這之前已經有許多人嘗試用這種方式打包網頁版了,其中有些運作得還不錯,微軟真的沒有直接拿別人的程式碼來改?再一次,微軟又讓人失望了。

Ghetto Skype, base on Electron(人家還可以選佈景勒)

很多時候,在 Linux 上使用軟體真的覺得自己像個次等公民一樣,但現在 web 技術愈來愈發達,很多東西已經都是改在網頁上完成,所以這個隔閡就顯得比較不那麼嚴重了(但微軟還是該死)。

遊戲

DOOM 系列遊戲 Open Source 所賜,以前 Linux 上 3D 大型遊戲裡佔絕大多數的就是 FPS 類遊戲,其他的就是一些像 SuperTux 之類的 2D 小遊戲,沒有什麼能夠提起興趣的,主要還是開 Windows 打魔獸三國之類的居多。

後來 HoN 推出,第一款不用魔獸三就能獨立執行的 Dota 類遊戲,而且還支援 Linux,在玩過幾次之後就慫恿朋友也跟著跳坑,但無奈官方希望能夠用收費的方式經營,在歷經一年多的免費暢玩後,遊戲收費的第一天,人氣直跌谷底,分別回流到原本的魔獸與那時剛推出不久的 LoL,過幾年後 Dota2 推出,我也就這樣轉戰過去了。幾年之後,HoN 默默改回免費模式,但已不再吸引人了。

之後開始工作時,玩的遊戲也變少了,通常都是周末時才會開 Windows 打一下 PoEDota2,當時我跟我朋友開玩笑說:「如果兩款其中一款出了 Linux 版,那我大概就不會再切到 Windows 了」。在大約又快一年之後,Valve 開始全力推廣 Linux 遊戲,首先就將 Dota2CS:GO 等旗下遊戲轉移到 Linux 上,從那時起,我自己的電腦就再也沒開過 Windows。

時至今日,Steam 上面的 Linux 遊戲愈來愈多,個人的收藏庫裡有過半是有支援 Linux,之後有空再來考慮怎麼玩那些 Windows 的遊戲。

以下是我遊戲收藏庫裡支援 Linux 的部份:




最後說一點 Mac

雖說是因為工作需求而買了 Macbook Pro,但那時對 Mac 實在沒有什麼感覺,只是覺得「有一天應該會需要用 XCode 寫 APP 吧」,所以對當時的我來說,就像是花了幾萬塊買了 XCode,但卻從來沒用過的感覺。

用了幾年基本上除了覺得觸控版做得很棒之外,真的沒有什麼很特別的評價,不討厭也沒特別喜歡。不過上面的軟體倒是有不少挺喜歡的,比如 SketchAffinity Designer 等等,如果往後要說我為什麼會用 Mac 的話,大概會是因為上面有我喜歡的軟體吧(有 Linux 版我會很願意再花一次錢…,前提是功能要能完整體驗)。

結論

  • 感謝 Vista 讓我的人生有了轉折,其次是 Ubuntu(?
  • Windows 上可以互相取代的軟體非常多,如果有人又在拿 GIMP 之類的說你或許不需要用 PS 云云,我建議你不妨先試試例如 Paint.NET 之類的替代方案,或是上 AlternativeTo 找找看。
  • 真的想用 GIMPInkscape 的話,這個網站編譯打包的比較穩定。
  • Linux 推廣勸世文看看就好。
  • 真的被勸成了也別挑 Ubuntu,挑 Linux Mint 之類的 Ubuntu 衍生版比較穩定。